EN

ITC

前言
 
除非經由記憶之路,人不能抵達縱深
 
第三期ITC讀書分享會落在六一兒童節這一天。
這一期分享會,合伙人季宗亮結合過去十年中自己的親身經歷,為我們帶來了對吳曉波先生《激蕩十年》一書的解讀和思考。

         
 
“除非經由記憶之路,人不能抵達縱深”。
過去十年我們所見之景象,即波瀾壯闊,又混沌失控:經濟的增長和方式的彷徨,政府之手與市場之手的博弈,制造能力與消費升級之間的沖突,中國崛起與世界經濟新秩序的調適和摩擦,盡濃縮其中。通過解讀分析這份十年的歷史長卷,我們能更好地探索中國經濟社會命運起承轉合之奧秘。
 
大時代:十年躍遷,水大魚大
 
回看2008-2018這十年間,中國社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巨變。
經濟規模急速擴容、消費能力的不斷升級,如同恣意泛濫的大水,焦慮地尋找水域擴張的邊界;而被這股洪流猛烈沖擊的部分,則同樣焦慮地承受著劇烈演變帶來的種種壓力和不適。這種壓力和不適,既體現在各社會階層之間的沖突、各利益集團之間的矛盾與妥協,同時,也體現在中國與美國、日本、歐盟,以及周遭鄰國之間的地緣政治及經濟關系。
十年之間,中國歷經了三屆中央政府,跨過了銘記的眾多大事件?;厥走@段歷史,如看海水潮起潮落,一覽萬馬奔騰齊頭進的波瀾壯闊,也看盡你方唱罷我登臺的跌宕起伏。

2008:全球金融危機,貨幣大爆炸
 
盛世難掩災難頻發,危機催生放水洪流
 
2008年是刻骨銘心的一年。年初南方遭遇百年一遇的大雪災;五月十二日,汶川八級特大地震傷亡慘重,直接經濟損失達8450億元。八月八日北京奧運會開幕,總投入資金超3000億元。
年初中國央行為防止金融過熱,四次上調存款準備金率,持續減少流動性;二月份美國引發次貸危機,九月升級(雷曼兄弟宣布破產),金融危機蔓延至全球。央行緊急開啟連續五次降息,釋放流動性;股市在2007年十月沖破6124點后急轉直下,到2008年十一月跌至1664點。
貨幣政策戲劇性的變化將央行推向風口浪尖。迅速轉變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政策制定者的果斷,但也使“缺乏前瞻性,對次貸危機認識不足”的質疑聲甚囂塵上。
貨幣調頭只是一個開端,一系列政策刺激已蓄勢待發。金融危機爆發后波及面不斷延伸,經濟增速回落、出口出現負增長、大批勞工返鄉,經濟面臨硬著陸風險。壓力和“慌亂”下,國務院推出了眾所周知的“四萬億”計劃。
中國經濟三駕馬車中,受累于歐美市場衰退和國內經濟下行內需不足,外貿和消費顯出疲態,國家主導大力投資“鐵公基”項目(高鐵、高速公路、基礎設施)。發改委一口氣批復了28個城市的城軌規劃,總投資超一萬億。鐵路公路投資目標共兩萬億;通訊基礎設施領域,原計劃第二年人代會后發放的3G牌照緊急提前發放,三大運營商拿出兩千億,拉動六千億投入。
 
2009-2011:洪流催生大魚,水大難免污大
 
政府之手掌起掌落,產業變遷朝盛夕衰
 
實體經濟領域,國家打出了“十大產業調整和振興規劃”的組合拳,涵蓋鋼鐵、汽車、船舶、石化、紡織、輕工、有色金屬、裝備制造、電子信息以及物流等行業。
受利于“家電下鄉、汽車下鄉”政策,08年吉利全年銷量20萬、銷售額超40億元人民幣,在港交所市值近6億美元。09年汽車狂人李書福把握住了機遇,以18億美元收購沃爾沃。到18年5月,吉利市值已超300億美元,翻了50倍。
同一時期的許家印經歷了劫后余生的一年。恒大從天價購地、房市衰落退地不成、香港上市未果、樓盤開盤打折的“至暗時刻”,到房市一夜哄搶的“峰回路轉”,期間只過去大半年。09年11月恒大地產再次在港交所申請掛牌時受熱捧,公開發售部分超額46倍,許家印資產飆升到422億元,排《福布斯》2009年國富豪榜第一。
09年底數據顯示,全國土地出讓金總額達1.5萬億元,占當年GDP的4.4%。地方政府的推手,促成了行業大繁榮,一度捉襟見肘的地方財政也緩了過來。賣地圈錢,這種簡單粗暴見效快的方式,在當時成為一劑催生繁榮的猛藥,也在日后像毒品一樣讓政府形成強烈的路徑依賴、欲罷不能。
其他產業,大魚催肥成長的傳奇也比比皆是。
借著基建大興,三一重工在09年后營收連續增長超70%,營收超800億、市值達1370億,梁穩根因此被冠以“世界泵王”之稱,以700億資產登頂11年胡潤百富榜;受惠于地方政策扶持,無錫尚德的施正榮、江西賽維的彭小峰,于08年攜手入圍胡潤百富榜前十,成為兩位“光伏大王”;依仗熔盛重工的迅速成長,張志熔得到江蘇如皋政府大力支持,09、10年一舉拿下12艘、46艘船舶訂單,實現銷售收入126億、凈利17.19億,再次年香港上市募資140億港幣。
 
“四萬億”后繼乏力,大水流向了何方
 
政府之手的主導模式,在集中資源配置上效果極致,能在最短時間內聚合能量、拉動復蘇。勢不可擋的政府活動之后,必然會帶來反向的劇烈變動:政府之手撤離后,產業背后的問題水落石出。
三一重工在2011年后營收持續滑坡,應收不斷擴大超過營收;2011年歐債危機爆發后光伏應聲倒下,由政府主導、價值薄利、重度依賴出口的產業留下一地狼藉;2012年金融危機對造船航運的滯后影響顯露,產業陷入低迷、三分之一船企零訂單,造船業被明確定義為“過剩產能”。
“四萬億計劃”盛極一時后暴露出后繼乏力之態,也對經濟產業結構的可持續性發展帶來了負面作用,引起了人們深究和反思、引發爭議不止。
經濟學家吳敬璉表示:四萬億的振興方案,更多導向了國有企業,實際上排擠打壓了民營企業,不僅沒有拉動民間投資,還產生了行業擠出效應,造成“國進民退”的現象。數據顯示,70%以上技術創新來自于中小企業,若不能有效幫助中小企業改善融資和經營環境,產業創新和結構升級只是紙上談兵。
“四萬億計劃”最終呈現出了三大特點:
(1)以行政調控為主的宏觀調控成為政策主軸,“看得見的手變得越來越強大”;
(2)經濟增長主要靠巨量投資拉動,而不是著力于轉變增長模式和產業結構升級;
(3)國有企業、特別是大型央企得到偏執性的青睞與扶持,民營企業在洪流中,幾乎均顆粒無收。
 
水大難免污大,渾水也能摸魚
 
古云:水至清則無魚。大水之中可見大魚,也可見污水橫流。
2010年,卡森·布洛克受父親委托前往保定調研,意外發現東方紙業財務數據嚴重造假,啟發其成立了MuddyWaters(渾水公司)。
公司成立后旋即公布對東方紙業的做空報告,揭露其觸目驚心的商業欺詐行為:08年收入夸大27倍,09年收入夸大40倍,資產評估虛高10倍;看空其股價低于1美元(當時8.5美元)。此舉令東方紙業成為眾矢之的,渾水憑此一鳴驚人。此后,公司陸續做空多家涉嫌偽造財務數據的中國上市公司,其中不乏展訊通信、雨潤食品等企業。
另一方面,巨額投資拉動的高鐵建設迅速落地,“四縱四橫”高鐵網的基本形成,奠定了地域性的產業布局縱深圖。高速發展中,地方政府債務風險不斷升級,權利尋租的貪污受賄之風也隨之盛行,這成為了大水中一股刺眼污流。2011年初,鐵道部長劉志軍落馬,其種種是非,連同已成為時代名片的中國高鐵,一并造就了其政績生涯“功過參半”的身后評價。
 
2012-2015:落幕“舊經濟”,美麗新中國
 
污濁疲弊亟待治理,生態政治雙管齊下
 
2012年十八屆新一屆中央政府成立,習近平當選為總書記,新的政治時代到來。舊經濟落幕后留下了諸多棘手問題,反思和調整成了新一屆政府的主旋律。
隨著八項規定出臺,習近平主席指出:“政治生態污濁,從政環境就惡劣;政治生態清明,從政環境就優良。政治生態和自然生態一樣,稍不注意就很容易受到污染,一旦出現問題,再想恢復就要付出很大代價”。政治治污與生態治污,一并被提上治污議程。
借力新一屆中央的決心,“蒼蠅老虎一起打”的政治反腐行動席卷全國,大批違法違紀官員相繼被查辦。另一方面,“既要綠水青山,也要金山銀山;寧要綠水青山,不要金山銀山,而且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新理念,成為生態文明建設指導思想,被放到了“五位一體”的突出地位。
同年7月,北京發生超大暴雨,造成數十人溺亡。巨額城市規劃建設下,城市下水道的落后不堪與摩天大樓的高聳矗立構成一種強烈對比,也成為了一種隱喻--舊經濟的商業模式下,經濟繁榮如沙上城堡,卻難掩埋藏其下的“地下水道”問題:基礎生產技術的發展并未同步跟上,漂亮的增速數字背后是以犧牲自然生態和政治生態為慘痛代價,爭議如潮的放水計劃推動了基建擴張、地產繁榮之際,似乎讓我們沉迷其中、短視地錯過了產業結構改革升級的最佳窗口期……
 
互聯網新時代開啟,新型商業模式萌芽
 
社會領域基礎設施發生劇變,以互聯網為基礎的商業平臺,構建出了新的商業生態。
中國人在信息獲取、社交、購物、日常服務、金融支付等各個領域都面臨巨大變革。幾乎所有產業迭代,都非“舊土重建”而是“新地遷移”。更高效率和新的消費互動關系,重構了這個時代的商業邏輯。
從2009年開始,國內互聯網行業發生了顛覆性變局,傳統新浪,搜狐,網易“三巨頭”的新聞門戶統治時代,開始向百度、阿里巴巴、騰訊的BAT時代轉軌。
09年淘寶試水雙十一取得成功,成交額達5200萬元。10年Google退出中國,百度獲得一家獨大的機遇,第二年市值翻一番;蘋果發布跨時代新產品iPAD,移動互聯網時代來臨。12年3月29日微信用戶突破一億,距其上線僅433天;“朋友圈”和“公眾號”的相繼推出,促成其從通訊工具向熟人社交、媒體電商平臺升級,建立社交帝國,引爆互聯網媒體產業的生態大革命。
智能手機的高速發展,為移動互聯網爆發提供了硬件依托。13年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突破10億,中國同比增長84%達3.5億;當年小米手機賣出1870萬臺增長160%,擁有自主開發芯片核心優勢的巨頭華為正式進軍智能手機行業,發布了麒麟芯片。
時代似乎又打開了一幅新興的繁榮藍圖,但隱憂之聲不絕于耳:美好的商業模式革命,改變了人與物、人與人、人與社會的關系,但在推動社會發展的底層驅動力層面,依然難以窺見基礎科學、生產技術的大力投入和長足進步,實體經濟還在迷茫中踽踽獨行,“世界工廠”之美名反而成了企業缺乏核心技術淪為低價值代工者的詛咒;如今“中興事件”的危機爆發,隱隱讓這種擔憂得到應證:幾年前互聯網新經濟開啟的這片藍海,是否又是一個新的“海市蜃樓”?
 
大資管時代蒞臨,繁榮背后泡沫滋生
 
中國金融產業在很長時間里有兩個基本特點:(一)銀行主導一切;(二)民間資本滴水不進。但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隨著大資管時代的降臨,混業經營成為新主題,社會資本在有序引導下開始大規模進軍金融市場。
從2013年開始,一系列政策落地、監管放寬:
銀行設立證投基金門檻放寬,無基礎資產現金流質押的證券化產品允許發行,儲蓄資金推動向資本市場轉化?!侗kU資金委托投資管理暫行辦法》打開了“保險委托投資”的閘門,險資管理業務擴大,與非保資管機構的合作,引導了行業外資本涌入險市。券商開展資產托管、結算、代理等業務,打破商業銀行壟斷,其自營資管業務大松綁,規模突破兩萬億;《證券投資基金法》將非公募證投基金納入調整范圍,“陽光私募基金”合法化,基金公司也被開放進入股權投資領域。
2014年伊始,三架馬車同時面臨嚴峻困難。新一屆政府試圖消化四萬億貨幣超發的后果:銀根上秉持從緊、基建投資大幅減少,樓市股市兩個流動性池子交易低迷,實體企業轉型升級舉步維艱。
9月,央行、銀監會、住建部、財政部聯合出臺政策為新一輪樓市松綁,可見其對賣地圈錢的路徑依賴難以斬斷。資本市場上IPO重新開閘,證監會發布了修訂后《上市公司重大資產重組管理辦法》,半年內各家上市公司股權并購事件達1307起,幾近瘋狂。
宏觀層面,高層認可GDP增速從12年開始回落是經濟增長階段的根本性轉換,告別過去30年的高速增長,要在新階段適應新常態,保持戰略上的平常心。
很顯然,這是一個利益重構的開始,也一個嶄新的大棋局。歷史自有其邏輯,不可否認其偶然性,但須尊重其必然性。種種跡象表明,市場化是不可逆的方向;但與此同時,一個更強勢的中央政權也正在回歸。
 
2015:極端的一年,從泡沫崩裂到舉國護盤
 
從“吹響瘋牛集結號”到“俠之大者為國接盤”
 
15年4月,人民日報發表《4000點才是A股牛市的開端》,吹響了“瘋?!奔Y號。15年6月3日創業板指數達3982.25點,相較于年初1471.76點上漲了170.58%,盤中創出4037.96點的歷史最高,同日平均市盈率高達146.57。
15年6月18日,滬深兩市融資余額達頂點2.3萬億元,相較于15年首個交易日的近1.03萬億,半年翻了一倍多。除融資融券兩融資金外,借由互聯網傘形投資結構,海量場外配資形成一股巨大的隱形力量,躲在陰影中難被監管觸及。泡沫之下唯利是圖,對大規模杠桿的追捧,成為這波最后癲狂的大力推手。
在15年初創業板均市盈率達64.51倍時,市場已對其估值過高堪憂。到6月3日平均市盈率高達近150倍,妖股俯拾皆是,集體心理防線被擊穿,大部分投資者陷入了由極度亢奮導致的窒息性思維停滯狀態。
怪象頻出背后,失去理智的羊群效應無法掩蓋“事出蹊蹺必有妖”的規律,極端的資產泡沫離破裂只差一步之遙。2015年6月5日證監會開始禁止未經批準融資融券活動,12日要求自查場外配資,13日禁止券商為場外配資提供便利、關閉所有HOMS接口(場外全托管的傘形投資模式),這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消息公布后第一個交易日,創業板大跌5.22%,拉開持續暴跌的序幕,千股跌停奇景開啟。杠桿資金一旦跌至平倉線就會強制平倉,不計成本拋售,形如倒金字塔塌方:高杠桿配資跌幅達成本線下方某點,就會碰倒第一張多米諾骨牌,傳導至低杠桿配資,出現可怕的連環強平,踩踏之勢不可阻擋。國家監管層恐慌性介入,在宣傳面進行輿論引導、在資金面推動政治護盤。包括禁止股指期貨市場單面做空、大力引入國家隊救市資金在內的多種強力干預手段被一一拿上桌面。
 
亂局之中,亂象叢生
 
2016新年,證監會實施“熔斷機制”后第四個交易日,千股跌停噩夢再現,當日A股總市值損失達7萬億元。1月7日上交所交易29分鐘就宣告收盤,當晚熔斷機制被叫停。證監會主席肖鋼2月即黯淡離任。
互聯網金融領域,包括“e租寶”在內披著“羊皮”的各類P2P項目,隨著其背后融資鏈條斷裂,龐氏騙局也被紛紛捅出水面。市場暴跌前成功從“樂視”套現100億的賈躍亭,窺其“講故事畫餅”的集資模式,一并牽出背后權貴支持下的造富手段。
在國家隊救市護盤的激流之中,也有渾水摸魚之人。成立于2010年的澤熙基金3號產品,截至2015年10月收益率達3800%,成為私募神話。股災期間,澤熙3號凈值不降反升,從6月到10月凈值上升了21%。隨著監管介入調查,其內幕操縱被公諸于世,也給“漲停敢死隊”總舵主徐翔帶來了囹圄之災,神話隨之覆滅。
 
回顧與展望:
 
通過胡潤財富榜的十年變遷,我們可以一窺十年間經濟、企業的發展漫漫歷程。
99年胡潤中國財富榜剛推出時,上榜首富是榮氏家族,資產共80億元;入榜只有50名富豪,門檻0.5億元,前十名的門檻只有10億元。
04年上榜門檻(前100名)首次突破10億,前十名的門檻達45億,36歲首富黃光裕資產達105億。
07年上榜首富楊惠妍財富達到了1300億元,是中國首位千億富豪。
08年,上榜人數首次達1000人,但由于金融危機爆發、富豪身家縮水,門檻下降到7億,首富黃光裕430億。
09年起,經濟刺激大背景下富豪們身價反彈,1000位富豪的平均身家為38.8億元,比前一年大增41.2%。
16年,上榜人數首次突破2000人,第一次出現兩千億身家的首富王健林。
這二十年間,首富財富從80億到2900億,增長了36倍;前十富豪上榜門檻從10億到1100億,增長了110倍,“水大魚大”之勢窺豹一斑。財富榜上更多新鮮名字的出現,來自不同行業的首富更迭,體現了十年中經濟發展的多元化,但也難以掩蓋這么一個事實:依靠技術驅動的科技生產實體企業依然匱乏,這成了值得深思的隱憂。
過去十年是激濁揚清、波瀾壯闊的十年,全球經濟開始呈現出以下兩個特征:
其一,互聯網經濟技術變革周期結束,“斬龍少年漸生龍鱗”,成為新的巨龍。信息化革命的推動力日漸式微,新的產業變革仍在黎明前的至暗時刻,全球經濟出現以通貨緊縮為共同點的產業空窗期。
其二,次貸危機轉化成全球金融危機,改變了潮汐走向,“反全球化”成為新趨勢,國際貿易增長陷于停滯,各國通過貨幣競賽和貿易保護主義維持自身利益,“黑天鵝”頻飛,民粹主義再起,英國脫歐、川普當選讓新保守主義甚囂塵上。
世界各國政府,不約而同開啟重振實體工業的各項戰略計劃:09年美國“再工業”計劃,13年德國的“工業4.0”計劃、法國“新工業”計劃,14年的英國“高價值制造”戰略、“印度制造”計劃,15年的“中國2025”計劃…
“水大魚大”的時代接近了尾聲,清水污水一并涌入了歷史長流。新時代即將開啟新征程,也敬請期待系列下一期讀書分享“激蕩十年”(下):努力創造一個美好新時代!
美国三级片_色欲色香天天天综合网图片_国产免费不卡午夜福利在线_国产萌白酱福利喷水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