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ITC

9月27日晚,ITC首位外部演講嘉賓項瑾律師為大家帶來了《美國陷阱》一書,該書作者——法國企業阿爾斯通的全球副總裁、鍋爐部全球負責人皮耶魯齊以其親身經歷,試圖揭露美國政府打擊美國企業國際競爭對手的事實。書中,作者不乏以陰謀論的視角,向我們展示了阿爾斯通被美國企業通用GE“強制”收購過程背后的勾心斗角,也呈現了美國如何利用《反海外腐敗法》(簡稱FCPA)的“長臂管轄權”等工具打擊美國企業的商業競爭對手的內幕。據媒體報道,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先生的辦公桌上,也曾擺放著這本暢銷書。
 

事件始末

皮耶魯齊2013年在美國機場被美國聯邦調查局逮捕,被美國司法部指控涉嫌商業賄賂(指控他在2004年阿爾斯通印度尼西亞蘇門答臘島塔拉罕發電站項目向當地議員行賄從而獲得訂單)。

他所在的公司,阿爾斯通公司是一家1928年成立于法國,并在全球發電和軌道交通基礎設施領先的企業。據了解,全球發電站四分之一來自阿爾斯通的設備。2013年法國境內有58座核反應堆的汽輪發電機,由阿爾斯通制造和維護,整個法國有75%店里生產設備出自阿爾斯通,甚至包括戴高樂航母的推進汽輪機。被譽為 “法國電力設備行業的皇冠”。

但阿爾斯通在2003年和2008年,都曾身陷商業腐敗疑云。2003年阿爾斯通面臨債務纏身,瀕臨破產,在時任法國經濟財政部部長薩科齊的幫助下,通過政府回購20%資產才得以續命。隨后靠著印尼塔拉罕發電廠的訂單才得以起死回生。在2004年瑞士KPMG Fides Peat的一份審計報告中,阿爾斯通被發現利用了多個離岸影子公司轉賬的記錄,金額共達2000萬歐元。阿爾斯通同時還被發現在列支敦士登、瑞士、美國、新加坡、香港、泰國和巴林開設有賬戶,通過這些賬戶向委內瑞拉、新加坡、泰國和中國的個人賬戶轉賬,金額超過1200萬美元。2008年,一名前阿爾斯通員工稱,一些歐洲公司長期以來都默許向外國官員或者客戶支付回扣,在上個世紀90年代尤為如此。早期,一些國家甚至規定,如果公司就此向稅務機關申報,最高可以得到7.5%的減稅優惠。

美國跨國公司對此曾表示強烈抗議,認為這會令美國企業處于一種極為不利的競爭劣勢,這在進入發展中國家市場時尤為明顯。

皮耶魯齊在2018年重獲自由之后,根據親身經歷撰寫了《美國陷阱》一書。被視為揭秘了美國通用電氣收購阿爾斯通一案的全貌。美國使用非經濟手段《反海外腐敗法》實現國家“再工業化”戰略目標,幫助美國企業獲利,最終通用電氣CEO得以報價170億美元收購阿爾斯通能源部門。

法律,美國的正義與武器

在整本書中,一直在提及《海外反腐敗法》(FCPA),何為FCPA? 該法律制定于1977年,目的在于禁止特定個人或實體向外國政府官員進行非法支付以換取商業好處的行為。在禁止的行賄方式方面,既包括直接行賄,也包括通過第三方代理人行賄。(在阿爾斯通一案中,該公司先后通過“中間人”謝拉菲與阿茲曼聯絡印尼議會能源委員會成員幫助競標成功。)在過去10年美國司法部和證監會處理過的案件中,多達93%是通過第三方行賄的。

FCPA的管轄范圍有多大?簡單來講,FCPA管轄的主要有三部分:1、全體美國公民、永久居民和其他具有美國國籍的人(不論是否居住在美國),以及所有根據美國法律注冊成立的公司、企業或其他組織。2、在美國證券交易所交易的美國和外國公司,不論是否在美國注冊或有美國國籍。3、所有在美國領土范圍內直接或間接進行腐敗支付的個人或實體。前兩條中,只要是美國人或者美國公司,以及在美國經營的企業都會受到美國法律管理。

但是為什么美國可以扣押在印尼進行的中間人方案的操作的外國人的皮耶魯齊呢?因為在第三條中,根據美國的定義,任何外國人或外國公司的雇員,只要是通過了美國的郵件系統進行通信或使用隸屬于美國的國際商業工具進行腐敗支付,只要滿足了“最小聯系”,即不論是電話、郵件還是銀行轉賬,只要和美國發生了任何聯系,美國都具有管轄權。
 

 

在FCPA的海外執法上,美國不遺余力踐行“長臂管轄”。很多公司都為此繳納了巨額罰款。但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在罰款金額排名前十的案件中,七家都是非美國企業。

“他們對阿爾斯通發動的戰爭似乎不是簡單地想要給公司定罪,他們似乎被一種道德義務、一項近乎神圣的任務驅使著,好像他們背負著消除地球上所有腐敗現象的使命,或者還有其他我沒有看到的原因……”

這場對阿爾斯通的收購,始于2014年,結束于2015年。本是為了完整GE電力業務的生產線但隨著可再生能源的成本下降,以及全球市場油氣市場的低迷,并未給GE帶來相應的收益。對GE來說,可以算得上是一場災難收購。
反觀阿爾斯通,2018-2019 財年,阿爾斯通銷售額為 80.72 億歐元,凈利潤比上年同比增長 86.5% ,現金流也恢復正常,從 -2.55 億歐元增加到 23.25 億歐元。
鑿開阿爾斯通事件的表殼后,我們就會發現阿爾斯通的拆分,不是源自美方因對競爭對手的恐懼而采取的攻擊手段,更大程度上是市場的優勝劣汰和自我選擇。

事實上,一家企業的「衰落」,外部的壓力和敵對從來不是主因,真正導致企業一蹶不振的,還是自身出了問題。早在這場“美國陷阱”發酵之前,通過中間人來進行項目賄賂是阿爾斯通國際業務模式中的一直以來的頑疾;在能源業務被收購后,阿爾斯通也不失為壯士斷腕,在軌交業務上重獲新生。換句話說,企業要想持續發展,除了正確面對外部的困難,最終的關鍵還是要辦好自己的事。
有的書是一本答案,有的書是一把鑰匙,通過皮耶魯齊的個人視角,我們進入了跨國商業博弈與國際政治角力的世界,也進入了司法正義與事實正義之間的混沌邊界。皮耶魯齊為我們娓娓道來的親身故事,也許只能是事實真相的一面,這本書里留下了太多的疑問,需要我們我們自己去不斷的尋找答案。

美国三级片_色欲色香天天天综合网图片_国产免费不卡午夜福利在线_国产萌白酱福利喷水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