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ITC

6月19日晚,宇杉老朋友黃心帶來了自己對于《槍炮、病菌與鋼鐵》一書的深度思考。這本書中涵蓋幾個終極問題,為什么現代社會中的財富和權力的分配,是以今天這種面貌呈現,而非其他形式?為何越過大洋進行殺戮、征服和滅絕的,不是美洲、非洲的土著,而是歐洲人和亞洲人?各族群間的生活差異為何如此之大?對于現代人類、國家間的種種不平等現象,史學家往往存而不論,而在這部作品中,作者為許多大家熟悉以及想當然的答案賦予了截然不同的含義。

從表面上看,他給我們講述了現代世界及其諸多不平等之所以形成的原因,指出了環境對人類歷史的重大影響。但從深層次看,戴蒙德是在強烈的問題意識主導下完成這樣一部力作。他在嘗試回應一個人類社會科學永恒的命題,即“國家的起源”的問題。


這個問題的重要性對于人類社會科學發展歷程來說,是不言而喻的。舉例來說,中世紀的時候,神圣羅馬教廷從“神創論”的角度出發,將國家的起源因素定位在上帝的創造;啟蒙時期以來,契約者嘗試從“人民主權和社會契約”的角度出發,打破了天主教神學世界觀,將國家的起源歸因于公民個體理性的自由讓渡權利結果;馬克思主義者則認為,啟蒙主義者描繪的“理性王國”只是一個理想主義的產物,其實質是資產階級對無產階級的壓迫和統治,因此他將國家起源的原因界定為階級社會之起源。


實際上,人類歷史上還有很多的學者從不同的角度出發,嘗試對人類現代國家的起源原因給出不同角度的解釋。然而,這些解釋都忽略了一個重要的方面,即國家的起源除了受到社會因素的影響,還要受到自然因素的左右,這便是本書的最大貢獻。本書的核心觀點是,自然條件是一切影響國家起源的社會因素之基礎,現代國家的起源歸根到底是不同自然環境作用之歷史結果。


作者發現,作為宗主國的歐洲國家和作為殖民地的拉美國家之間的最大差距在于,歐洲國家具備拉美國家欠缺的,以鋼鐵武器、馬匹為基礎的軍事技術、傳染性流行病、航海技術和統一的行政組織與文字等方面的優勢。人類社會的發展歷史表明,這些優勢都將轉化為工業文明的發展和現代國家建構的決定性優勢。作者認為,導致這些因素產生的“中間變量”是歐亞大陸具備拉美地區欠缺的糧食生產優勢。正是這些糧食生產的優勢,導致了歐亞大陸人口的快速增長,由此帶來社會分工的擴大和語言、技術的發展。更進一步地分析可以發現,歐亞大陸之所以具備糧食生產優勢,是因為當地最早出現可馴化的動植物,包括杏仁、蘋果、稻谷和馬匹等物種。最終,作者找到了影戲那個可馴化動植物生活成長的核心原因,即亞歐大陸天然具備的優異自然環境與氣候條件。


顯然,作者給出了一個關于國家起源的自然主義解釋,其最大的現實意義在于它打破了部分西方人固有的“人種決定論”。在作者看來,世界不同民族的差異不是民族天生的,而是自然環境作用的結果。這是本書最大的時代價值。然而,它卻表現出了另外一些危險的傾向。


《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的文本邏輯很有可能演繹出一種人類政治文明的“自然決定論”方向。這是一種單一的唯物主義國家起源學說。所謂人類政治文明的“自然決定論”,具體指的是人類政治文明的發展是氣候條件、自然條件等方面決定的結果。這種邏輯推到極端便是,人類社會的政治制度是一種“自然宿命論”的結果。具備自然環境和氣候條件優勢的大陸將天然地形成糧食和人口優勢,進而轉化為政治秩序和國家機器的優勢。按照作者的分析框架,個人認為可以做這樣的“狂想”,即如果有一天地球發生了巨變,人類文明回到原點并重新起步。只要我們在地圖上標出具備自然環境和氣候條件優勢的地球將最先形成經濟專業化、社會復雜化和政治組織化等現代社會的表現,并征服其他缺乏自然優勢之“落后國家”。


然而,我們簡單地進行跨國歷史對比即可發現,“自然決定論”的解釋力非常有限。舉例來說,作者在文本中提到的較早出現可馴化動物和糧食生產優勢的新月沃地,如今卻成為終年飽受戰亂紛擾的地區;具備天然氣候優勢和糧食種植優勢的東南亞地區卻在近代成為西歐國家入侵的殖民地。由此可見,人類社會的發展歷史絕不簡單地按照“自然決定論”的發展方向演繹,背后可能有更多的影響變量,主導社會歷史的發展。簡單地以唯物主義的分析視角解讀世界不同地區的國家起源,只會在很大程度上磨滅人類社會政治制度的偉大價值。


也正是因為人類文明具備超越簡單物質邏輯的可能,人類的政治制度才可能跳脫出“物質必然性”的束縛。這才是人類之所以為人而非動物、具備“自由意志”的終極體現。


至此,我們才能更加清楚“國家起源之自然解釋論”的解釋力、分析邊界、作用條件具體是什么,以此獲得更好地和作者進行理論對話的機會。對于“國家的起源”這個永恒的政治學命題,顯然還需要依賴更多的實證研究,才能給出更好的解釋框架。但可以肯定的是,作者對人類知識的貢獻儼然已是十分偉大。


美国三级片_色欲色香天天天综合网图片_国产免费不卡午夜福利在线_国产萌白酱福利喷水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