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ITC

全球化是一個殘酷的社會現象。它讓人們遠離家鄉,它激化了種族歧視與仇外心理,它催生了難以約束的金融系統,它加劇了地球上的氣候惡化,它帶來了不平等、沖突、甚至戰爭。

但是,全球化給了我們一個前所未有的機會:我們將有更大的自由去重新發現自己。我們可以選擇國籍,選擇城市,選擇工作,選擇形象。無論我們渴望成為什么,我們都擁有實現愿望的自由。

7月24日晚,宇摩投資新晉分析師Kevin給大家帶來了《缺憾與文明》一書的讀后思考。(注:當前此書還未刊印中文版,書籍英文全稱Discontent and Its Civilisations: Despatches from Lahore, New York & London)

作者Mohsin Hamid在巴基斯坦的拉霍爾出生長大,先后在倫敦和紐約度過了青年與中年時期,經歷了美國與中東的蜜月期、911以后的劇變和金融危機。他把這三個城市視為自己的家,但是他卻時常感到自己是一個局外人。這本書收錄了作者在不同時間寫下的感悟,描繪了一副在政治、經濟、文化和宗教力量沖突下的當代社會全景圖。

Civilisation is a tool that we have created to protect ourselves from unhappiness, and yet it is our largest source of unhappiness.
——Sigmund Freud (1930)

這是個多元互促的年代,也是個沖突不斷的年代。在過去的全球化進程中,資本和勞動的流動形式都出現了新的形態,資本擺脫了地理空間限制以及政治權力的束縛,并不斷稀釋著原有制度框架內達成的契約。經濟全球化及其附帶的生產方式的變革,賦予了資本更強的流動能力和擴張能力,也帶來了其與責任、道德、共識等價值和社會制度體系的剝離。

當下各種社會思潮運動迭起,民粹主義突出,正在經歷一切的我們不無痛心。

有一天人們一定會發現,民粹和真相掩蓋確實并不只發生在歷史中,也發生在我們身邊。內部的腐朽和割裂,外界的惡意和阻撓,這兩者同時存在且并不矛盾。有時候當內外旗幟分明地站在對立面的時候,沒有誰是絕對正確和正義的,在歷史上對錯在當下語境和回首語境中甚至都難辨真假,只剩下“我們”擁抱苦難,并不被既得利益party代表的“我們”,也不可能被其他民族、宗教和國別代表利益訴求的“我們”。
人類這片土地上充滿了經濟性奮搏、競爭性掙扎、零和性博弈、權力性傾軋和慕強性崇拜,與之俱來的是創造性崩塌、政治性抑郁和文化性枯萎。讓我們拭目以待是烏托邦還是巴士底獄,可能需要幾十年的尺度才能看清,究竟是給文明以歲月,還是給歲月以文明。

也正因如此,ITC在書海中不斷遨游探索,希望將尺度無限拉長,以窺前人的智慧,寄希望于前人的智慧,給我們一個擺渡的船槳,當這些已知和未知的領域向你敞開,你終會尋得靈魂的棲息之處。
下一期讀書會,我們將由外部嘉賓崔巍先生給大家帶來自己對于中國四線城市的認知,并著重講述自己家鄉的故事,“駐馬店是什么店”,大家敬請期待。

美国三级片_色欲色香天天天综合网图片_国产免费不卡午夜福利在线_国产萌白酱福利喷水视频在线观看